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 不但立身处世要谨慎

时间:2019-08-31 13:27 来源:中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作者:巫溪县

欲把西湖比  勿逞己长勿恃所有

庄子在《人间世》总运用三个形象的例子充分说明:西子,淡妆一念一行,都要谨慎。不但立身处世要谨慎,而且每做一事都要谨慎。庄子是这样说的:庄子在《养生主》中说:浓抹总相宜“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浓抹总相宜而知识却是无限的。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,势必体乏神伤。既然如此还在不停地追求知识,那可真是十分危险的了!做了世人所谓的善事而不去贪图名声,做了世人所谓的恶事却不至于构成刑戮的屈辱,遵从自然的中正之路把它作为顺应事物的常法,这就可以护卫自身,就可以保全天性,就可以不给父母留下忧患,就可以终享天年。”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庄子在这里借舜和丞的口,欲把西湖比指出生命和子孙均不属于自身,一切都是自然之气的凝积和变化。主张“人法自然”,这样才能胸襟开阔。庄子在这里所说的“顺应事物的常法”,西子,淡妆正是劝诫人们“应效法大自然的变化”,西子,淡妆在生活中学会调理自己的情绪不至于盲目,通过生活的乐趣来平衡自己的身心。庄子主张的道德修养的最高境界是恬淡、浓抹总相宜寂寞、浓抹总相宜虚空、无为,认为虚空和恬淡“方才合乎自然的真性”。要达到这境界,就要排除内心烦恼,只有这样,“云去月现,尘拂镜明”的高尚追求才能自然呈现。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欲把西湖比卓见之人洞烛机先咨嗟:西子,淡妆赞叹、感叹。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子弟者,浓抹总相宜大人之胚胎,秀才者,士大夫之胚胎。此时若火力不到,陶铸不纯,他日涉世立朝,终难成个令器。

子贡听了退后数步面有羞愧之色。原宪又笑着说:欲把西湖比“迎合世欲而行事,欲把西湖比比附周施而交朋结友,勤奋学习用以求取别人的夸赞,注重教诲是为了炫耀自己,用仁义作为奸恶勾当的掩护,讲求高车大马的华贵装饰,我原宪是不愿去做的。”一个能把荣华富贵看成是浮云敝履气度的人,西子,淡妆根本就不需要住到深山幽谷去修养心性;一个对山水风景没有形成癖好的人,西子,淡妆如能经常喝酒吟诗也有一番乐趣。

一个凭一时感情冲动和兴致去做事的人,浓抹总相宜等到热头和兴致一过事情也就跟着停顿下来,浓抹总相宜这哪里是能坚持长久奋发上进的做法呢?一个从情感出发去领悟真理的人,有时能领悟有时也会被感情所迷惑,所以这种做法也不是一种永久光亮的灵智明灯。一个人的官位不可以太高,欲把西湖比权势不能太盛,欲把西湖比如果权势太高就会使自己陷入危险状态;一个人的才干本事不能一下子都发挥出来,如果都发挥出来就会处于衰落状态;一个人的品德行为不可以标榜太高,如果过高就会惹来无缘故的毁谤和中伤。

一个人的品德会随着气度的宽宏而增进,西子,淡妆气度也会由于丰富的社会经验而更为宽宏。因此要想增长深厚自己的品德,西子,淡妆就不能不使自己的气度宽宏,要宽宏自己的气度,就不能不增长自己的生活经验,历练丰富的人生知识。一个人行动的时候应该像太阳火球一样运行,浓抹总相宜而内心的精神状态又必须像深夜一样宁静;情绪应像昔日大姑娘那样不动声色,浓抹总相宜而行动则应像兔子那样敏捷快速——这就是孙子所说的应“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”。动如脱兔,快速敏捷,必须来自于清醒冷静的判断,否则敏捷就变成了轻率,快速就失之于盲目。所以,老子说——“静是动的主宰,重是轻的根基”。

(责任编辑:包头市)